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公司动态 > 行业资讯

年金:养老第二支柱的双轨制风险

信息来源: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2日
分享

  记者:蒋梦惟  来源:北京商报(2016-1-4)

  目前,我国已有20多个省级城市公布了养老金并轨方案,随着养老金制度告别双轨制,机关、事业单位强制职业年金也将同时到来。日前,北京商报记者通过采访多位业内专家发现,不少专家都担心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中运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年金制度暗含着双轨制风险。根据现行规定,职业年金是要在机关、事业单位实施新养老金制度后同时强制建立的,但企业年金却是企业自愿建立的。“长期不同的制度安排,不流于我国建立统一的养老保险体系,应尽快融合。”专家表示,比如先强制达到一定标准的企业建立部分员工的企业年金,再根据时间表逐步扩大到整体。

  一字之差,两种制度

  去年初,传言七年的基本养老保险并轨改革终于靴子落地。在并轨方案出台的同时,机关事业单位强制建立年金的规定也同时启动。而这,也让年金这个以前并不受大多数人关注的制度来到了风口浪尖。

  资料显示,年金是一种补充养老保障制度,是我国正在完善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体系(即基本养老保险、职业年金和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三部分组成)的“第二支柱”。它既不是社会保险,也不是商业保险,而是一项单位福利制度,是企事业单位人力资源管理、薪酬福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为了区分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建立的年金制度,一般业内将机关、事业单位的年金称为职业年金,将企业建立的制度称为企业年金。

  多位业界专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两套不同的制度安排,而这也是导致未来容易出现养老保障新双轨制风险的根源。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直言,从长远发展来看,我国应将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制度融合,长期采取不同的制度安排,不利于建立统一的养老保险体系。“具体来说,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由单位、企业缴纳部分的费率存在一定差异,职业年金单位缴费率为8%,但企业大多数只能达到5%,因为5%以内的部分免纳税,这就导致职业年金筹措水平应该会高于企业年金。”金维刚表示。

  其次,也有专家表示,由于职业年金是强制建立,企业年金是自愿设立,而且目前较高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率已经给大多数企业形成了较沉重的负担,因此职业年金短时间内普遍建立的可能性较大,并且会形成快速发展态势,但企业年金如果仍然处于目前的政策、经济环境中,则很难有太大变化。金维刚透露,目前,我国93%以上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企业职工没有企业年金,因此只能依赖基本养老保险养老。“第二支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仍然是一项可望而不可及的短板制度。

  财务制度差异是根源

  “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两种不同的制度安排是改革进程中必然会出现的现象,虽然存在双轨制风险,但相较于以往来说也是一种制度的进步,因此,考虑合并之前需要搞清差异背后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表示。

  “其实,准确来说,职业年金是一个大概念,职业包括机关、事业单位、企业,考虑到历史延续,企业先建立的年金制度,因此企业年金的说法就延续使用下去,但由于机关、事业单位的年金不能称为企业年金,因此用职业年金来称呼,与企业年金形成区别。”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分析称,年金制度安排之所以不一致,主要是这两类在财务方面存在区别,机关单位年金的单位缴纳部分是由财政包干的;事业单位一部分计入财政预算,一部分为单位自筹;企业则完全是计入企业成本的,这就导致三者筹资能力不同,机关有财政保障,事业单位因自筹能力不同会有所差异,而企业则因用工成本太高,建立年金十分困难。

  杨燕绥举例称,仅事业单位内就会分化出多种情况,因为这类单位主要承担公共服务职能,筹资能力相对不强,单位缴费部分将存在较大未知数,如果筹资过多将会增加公共服务成本,导致民众负担增加,此外,地方之间经济水平的较大差异也决定了筹资能力的高低。“目前,事业单位到底以什么方式筹资、合规的资金来源有哪些等都没有明确的规定。”杨燕绥坦言,最终养老保险制度并轨后,年金就会出现较大情况,机关单位年金顺利建立,事业单位参差不齐,企业年金绝大多数仍无法实现,养老金的差异从年金上拉开了巨大差异,甚至可能成为一个新的陷阱。

  年金的制度两难

  在业内看来,未来养老保险费率逐渐下调,企业年金第二支柱的作用将大大被强调。因此,年金未来可能出现的双轨制风险势必不能听之任之。

  在杨燕绥看来,企业年金制度的完善,根本上还是需要明确基础养老金额度到底应该有多高,通过逐渐改革养老保险费率,保证这部分养老金不过高只保证晚年基本的温饱后,单位、企业和个人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率就能适当降低。“企业的这部分负担减轻后,年金制度建立难度自然就会减小很多。”具体到实施环节,杨燕绥建议,企业缴纳养老保险费率的比例要从大部分企业做得起的角度去测算,机关、事业单位可以根据企业的缴纳比例,按照一定标准确定费率,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推动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的融合。杨燕绥直言,目前基本养老保险费率之所以居高不下,就是因为目前养老金收支平衡压力较大,大量此前退休的人没有存过养老保险,将工龄视同于缴费,这部分账应还未还,只能转化为负担压到后面缴费的人身上,建议国家尽快厘清这部分费用支出来源,谁欠账谁还账,给降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铺路。

  此外,齐传钧还表示,目前虽然职业年金有着迅速普遍建立的基础,但与企业年金不同的风险承担机制,隐藏了未来更大的财政压力,而这也倒逼年金制度融合脚步必须要加快。“目前我国企业年金是由个人承担投资风险,企业缴费后,个人的收益就与企业无关了,这是合理的,但在职业年金领域,政府迫于财政压力采用记账的方式,即在职工退休时一次或分次发放一定标准额度以上的年金,虽然表面上看减轻了财政负担,但却将投资风险也同时留给了财政。”齐传钧表示,这将成为年金制度并轨过程中面对的困难,但也是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

  (网址: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t/2016-01-04/doc-ifxncyar6243638.shtml)

联系我们网站声明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3 China life Pension Company Ltd.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京ICP备07500249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